我看見『耶穌的道路』….

生命的起伏在妹妹的離世後,讓我經歷一段更深的旅程。一位老師對我說:「我看見『耶穌的道路』。」當下,我不懂。即使看著性靈旅遊的訊息,我對以色列、耶穌仍然沒有很大的悸動,直到某一刻,腦海裡浮現曾在竟心村上演的耶穌苦路,內在的悸動撼動著我,我知道我該去!即使要出發了,我仍說不出的理由,只跟自己說:去完成這份約定吧。

當我走進以色列,一種穩定與祥和的力量支持著我們,在未進入這裡,我一直用狹隘觀念解讀祂:戰爭、動亂不安、武裝的概念紛飛而來,而當我敞開我的五官去感受眼前的一切-感受能感知到的內在浩瀚、感受那感知不到卻又想感知的存在時-有份真實的踏實存在著,在我旅行中的每一步伐。

走進以色列,我有更多的時間和自己在一起,有更多的時間看著心和頭腦間拉扯的一點明晰,看著自己丟了東西、無法刷卡、房卡進不了房、涼鞋壞了、不敢泡在死海、害怕旋轉的酒瓶,看著自己被巨大的黑暗與恐懼淹,看著自己在穿越恐懼後的一點點明白,看著kushali老師與曌宇老師對我們的包容與陪伴,教導我們看待事物的高度,一次次的領受古魯與天使們的恩典,並且徜徉在死海星空靜心的浩瀚與廣大時,祂--帶領我穿越黑暗意識的旋渦,讓我開始放下恐懼,讓我把自己完全的交給死海,任由海的波流帶著我,就只是跟隨著祂,海於是把我推回了岸邊,推回了安穩的懷抱裡,讓我我臣服了愛、也願意再次接納愛!

—麗華

2018對 我 來 說 是 很 神 奇 的 一 年….

我不僅打破了守財的概念,還讓自己真正的閒賦在家,沒有找工作以增加自己的價值感…..(哈) ,這對我來說是多麼大的突破…

聽到以色列性靈旅遊….沒有多想就報名了,不知道這是個甚麼樣的國度,倒是常常在電視上聽聞,於是當一群人在香港機場等著面談的時候,我才驚覺,哇!這當真是個很嚴謹的國家,要認真對待才行….

到了耶路撒冷卻又被那種寧靜平穩的氛圍與乾淨的空氣所吸引,雖然到處都有真槍實彈的士兵,但是整個環境是和平穩定的,有一刻我竟感動到落淚 似乎一切都靜止了…. 當時看到很多夥伴在參觀耶穌苦路的時候,都有很深的連結與流動,而我只是抱著好奇的心態很認真聽故事,我說我應該是一個『旁觀者』,Kushali老師卻說我一直都身在其中,當時的我不懂也無法體會 ….直到大師之鑰的『核心區』 我才看到自己的樣子。

原來我會去以色列都是 宇 宙 的 安 排,是 生 生 世 世 的 約 定 !!

—淑芬

六芒星的故事

準備離開聖彼德教堂時,師母突然叫住我,手中好像握著什麼東西,和我說要給我六芒星。我腦中打了問號?是什麼東西,我將雙手托著時,她和我說”要接好噢~” ,我說”好” ,”要接好噢” ,”好”這樣回應三次後。接著,一顆顆的小貝殼落在我手中,心裡一片欣喜,覺得自己榮幸,師母給我特有的禮物。但下一秒我腦海出現的是”為什麼會給我?台北的夥伴證量和靈性比我高的多得是,為什麼會是我?我什麼都沒做” 。

隔日,我問師母為何會給我,她只回”就是想給你啊~” 。反而讓我打了更多問號……

吳健民以色列

回到台北下了捷運,回想到耶穌和他的大弟子彼得在現今聖彼德教堂位置,問彼得三次”你愛我嗎?” ,彼得回應了耶穌三次”愛您” ,耶穌便將牧羊杖給了彼得,象徵傳愛的棒子己傳承。想到這裡,覺得自己怎麼那麼值得!!!差點在街道直接大哭。

從此,學會更肯定自己。

事件過後,有一天,有朋友問我,”你能相信即使你什麼都沒有,如乞丐一般,你還是覺得自己很有價值嗎?”,我回答”目前我做不到” 。思考過去的自己,是需要別人的肯定才能肯定自己。而且,”被肯定”是需要自己付出了什麼,才能得到相對應的肯定,是屬於”有條件的肯定” 。這方面慣性強大的自己真的無法做到”無條件的肯定自己,但我願意一點一滴的嚐試” 。

這段時間讓我體悟到,”無條件的肯定自己,先從有條件的讚許自己開始,當然,無條件的愛自己也是” 。

—健民